叔叔救侄一条命
发表时间 2014/5/5
    

      因为家里穷,夏廷泽27岁了还没娶上媳妇,一直住在哥哥嫂嫂家。哥嫂的儿子小维荣刚满3岁,小家伙胖乎乎的,好动好玩十分讨人喜欢。只要夏廷泽在家,就带着他玩耍。
     中秋节这天,夏家人吃过晚饭,小维荣吵着要看月亮,夏廷泽抱起小侄儿到院里赏月,很晚了,爷俩才回屋。夏廷泽迷迷糊糊地刚睡着,就被一阵惊天动地的喊声惊醒。夏廷泽爱看热闹,穿上衣服跑到门外,爬到墙头上看究竟出了什么事儿。好家伙,一支队伍开进村了,前不见头后不见尾。队伍中的人,头上包着白毛巾,腰间扎着青布带子,有的人手拿大刀,有的人手拿长矛,还有的人则拿着棍棒,一路走一路喊:“冲啊,杀呀!”夏廷泽哪见过这阵势,既好奇又有些害怕。
      第二天9月16日早晨,夏家人刚吃完早饭,邻居王大伯到他家串门,老头兴奋地对他们说:“‘大刀会’把小鬼子的卖店和采炭所都烧了,杨柏堡的采炭所长被打死了!”听说打死了日本人,夏家人甭提多解气了。
     中午,夏家人还没吃饭,村里突然响起了汽车声。夏廷泽爱看热闹的毛病又上来了,他一个高儿跑到村头,正好看见从4辆汽车上下来百十号鬼子兵,端着上了刺刀的枪,有的包围村子,有的挨家挨户砸门,往外撵人。村北头的人先被赶了出来,老顾家80多岁的姥姥是小脚,走得慢了一点,鬼子兵一脚把她踢倒,开枪把老太太打死了。夏廷泽一看不好,没身跑回家,气喘吁吁地嚷嚷:“二哥、二嫂不好了,鬼子来报复了,咱们快跑吧!”二哥抱着小维荣,二嫂拿了两个包袱跑了出来。一家人刚跑到村子西南,就被鬼子堵了回来。
     夏家人只好随着人群被赶到牛奶房子前面一片草地上。夏廷泽一家在西南角草地边儿上坐着。这时,不知谁喊了一声:“鬼子放火了!”就见村子里火光冲天,人群顿时大乱。一个鬼子军官模样的人嚎叫了一声, 6挺机关枪上的黑布被掲了下来,同时喷出火舌,向密集的人群疯狂扫射。哭声、骂声、喊声,响成一片,儿子喊娘,母亲叫孩子,你拥我挤乱成一团,还有人不顾一切地往外冲。夏廷泽的二哥也想跑,刚站起来,被一枪打倒。小维荣从二哥怀里掉在地上哇哇大哭,二嫂站起来去抱孩子,也被子弹撂倒了。刚刚还好好的4口之家,转眼之间死了两口。
      夏廷泽傻愣了一会儿,马上醒过神儿,趁鬼子兵换弹夹的机会,抱起小侄子,猫着腰儿,一个急劲儿三步并作两步,迅速跑到附近一片小豆地里。平时爱笑爱闹的小维荣,此时已吓得昏了过去。夏廷泽把孩子放在垄沟里,自己也顺着垄沟躺下了,心里还像打鼓似地蹦蹦乱跳,嘴里大口大口地喘粗气。突然,一个女人问他:“老三,你把小侄子抱出来了?受伤了没?”夏廷泽吓了一跳,寻声望去,原来是邻居来大嫂满身是血地躺在他身边不远的垄沟里。夏廷泽没敢站起来,小声回答:“孩子没受伤,我右胳膊挨了一枪。大嫂,你怎么样?受伤没?”来大嫂明显体力不支,有气无力地说:“我不行了,肠子都打出来了。”夏廷泽顾不得许多,过去要帮她。来大嫂说:“别过来,疼死我也不叫唤,让鬼子听见,你爷俩也活不了!”来大嫂疼的牙咬的咯咯响,愣是不吭一声,渐渐的来大嫂没了动静,生生疼死了。夏廷泽死了哥嫂都没掉泪,此时感动的落泪了。生死关头,女人都这么坚强,这就是中国人的骨气。
     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,枪声停止了。夏廷泽趴在垄沟里,清楚地听见枪扎在人骨头上的“咔嚓声”,扎在人肚子上的“扑哧声”,这声音瘆得夏廷泽毛骨悚然。渐渐的天黑了下来,老天爷像是为冤死的平顶山三千多同胞哭泣,竟然下起了牛毛细雨。血雨腥风扑打在夏廷泽满是泪水的脸上、身上。这时小维荣哭闹着找妈妈,夏廷泽强忍着右胳膊的伤痛,搂着侄儿,朝平顶山磕了三个头,他发誓:“一定将侄儿维荣抚养成人,为哥嫂报仇,为死难的亲人申冤!”然后,告别亲人,虎口逃生!

幸存者夏廷泽讲述惨案经过

幸存者夏廷泽讲述惨案经过

幸存者夏廷泽在平顶山殉难同胞纪念碑前向大家讲述惨案经过

幸存者夏廷泽展示伤痕